天富:上海方舱日记3丨我的嗅觉消失了
栏目:新闻热点 发布时间:2022-05-29
嗅觉消失后,吃鸡腿如同嚼蜡(孔雯琼 摄影)方舱静养的日子,我原本以为奥密克戎可以像一种温和的无害的虫子一般,听话地从我身体里出来,并慢慢远离我而去。谁知,它真

嗅觉消失后,吃鸡腿如同嚼蜡(孔雯琼 摄影)

  方舱静养的日子,我原本以为奥密克戎可以像一种温和的无害的虫子一般,听话地从我身体里出来,并慢慢远离我而去。谁知,它真的有毒,猝不及防狠狠的给我来了一下,让我的嗅觉消失了……

  自从感染奥密克戎以来,笔者一直未曾出现明显症状,除了第一晚略有低烧,咳嗽、咽喉痛、感冒流涕等症状,一样不搭边。所以,每当听到病友们交流:烧了三天三夜,喉咙痛到吃不了东西,咳嗽到无法入睡等症状,一直有点庆幸,甚至还有点沾沾自喜,觉得自己被病毒遗忘了。

  但转折出现在昨天。笔者有泡茶饮茶的习惯,但昨天无论往水杯里放了多少茶叶,都感觉不到茶味,直至喝到嘴里都是苦味,才意识到:茶已经放得很浓了,浓到发苦。奇怪的是,以往茶叶清香扑鼻的感觉,完全没有了!在确信自己没有鼻塞之后,又赶忙翻出龙虎牌风油精,凑在鼻子底下深吸一口气,哇,我更确信完蛋了,连这个味道也闻不到了。

  我的嗅觉消失了!这个新冠后遗症,以前只在网络上看过,从未有身边人,甚至同一个舱的附近病友讨论过,说不慌,那肯定是假的。

  众所周知,嗅觉和味觉是相互关联的,嗅觉消失后,味觉自然也受到影响。比如茶叶喝到嘴里就是一种难以忍受的苦味,苦后连一点回甘都不存在;原本我所在的国家会展中心方舱,也就是四叶草方舱,里面的伙食被称为“方舱伙食界的天花板”,但现在再吃那些饭菜除了基本的咸味,甜味,就吃不出其他滋味。特别是昨天盒饭里的一份葱油鸡腿,我嚼了半天竟然什么滋味都品尝不到,真正的如同嚼蜡。

红衣老太太说,空床位那些人都是喝中药后转阴出舱的(孔雯琼 摄影)

  因为不甘心偌大的方舱里,仅我一人有这样的症状。所以就锲而不舍的去一个一个问过来:你的嗅觉消失过吗?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问到一个女生,说她也曾有过,她是在一次周围人讨论饭中孜然鸡排的时候。发现她既闻不到也尝不出孜然的味道。“但是过了两天就恢复了,你不要怕,会恢复的。”女生安慰笔者。

  笔者也和方舱里的护士谈及嗅觉消失的事情。护士却很淡定,“很常见的,不用怕,很多人出现过。”在护士看来,与其说这个是后遗症,不如说是阳性患者的一种症状,随着核酸CT值渐渐达标,这种症状会自动慢慢消失。护士同时鼓励我每天可以饮用舱内发放的中药,一款名为“荆银固表方”的汤剂。通常每天会给16至60岁的患者发放三包,拿到手还是热乎的,因为是现熬的。

  笔者看了一下这幅中药的配方,包括金银花、荆芥、防风、桔梗等共计10味中草药。有趣的是,明代医学家张时彻在《摄生众妙方》中记录了一个“荆防败毒散”的配方,里面同样有防风、荆芥、桔梗等。看来几味用于解表祛湿的药材,是一致的。舱里的病友非常喜欢这款中药,大家都说这款药是有用的,理由就是,凡是坚持喝这款中药,每次都没落下的人,很多5天内就出院了。

  我隔壁床位的红衣老太太就一直对我说,“我超过70岁啦,不能喝这款药,所以我待到现在核酸次次是阳性,已经10几天了。”她接下来就喜欢朝周边5、6个空床铺一指,“那些人已经走掉的,他们每天就喝中药的,我之前都亲眼瞧见的,你也要多喝喝,有好处的。”每当老太太那么说的时候,还有很多人一起附和着说:“是的是的,那批出舱的人,的确很多在喝这药。”

方舱内被病友推崇的一款中药(孔雯琼 摄影)

  原来笔者不爱喝中药,或许是老太太的话太有说服力,或许又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。昨天早中晚,连喝三袋。实际上按照说明书,一天喝两包也就可以了。

  到今天为止,也就是5月14号,我消失的嗅觉突然回来了部分,虽然不能很敏锐地嗅出茶叶那种微香,但风油精劲道的味道已经可以闻出。

责任编辑:陈运欣 相关内容